欢迎全国果农及新老客户来我公司参观指导!

3.7万株果树相继枯死 临安山核桃林怎么了
发表于:2016-4-19 15:39:02    阅读(651)
  多山多水多树的杭州临安,山核桃树恐怕是最为“金贵”的。全市48万亩山核桃林,堪称临安4万多农户、15万林农的“摇钱树”。
  最近,一种名为干腐病的疾病,在山核桃林里流行暴发。一旦感染,树木会出现局部孔状溃烂,流出黑色液体,继而溃烂创面扩散,疮疤从一个变成两个,越来越多……只消一两年,染病枝条就会死亡。
  目前,临安已经展开全市“保树行动”,他们预算花费1.8亿元,用3年时间,对山核桃干腐病进行有效阻击。这场战役的结果,关系临安果农的生计,也关系到我们今后还能不能在每年秋冬,吃上熟悉的临安山核桃。
  种植农户:三年死了55棵树
  一年没了2万元
  临安河桥古镇距杭州100公里,是古代昌化县县治所在,自古以农林为主,种植山核桃的历史可上溯千年。
  该镇的七都村几乎家家户户有山核桃林,36岁的董涛(化名)家也有。管林子、摘果子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活计。
  “家里的大部分收入都靠山核桃,如果林子坏了,生活就差很多。”董师傅家有大小5块山地,近1000株大小不等的山核桃。“半数以上都是十五六年以上的大树,平地、高山都有。”
  前年开始,董师傅发现林子里有毛病的树明显变多:树干在夏天里出现一个个小孔,里面会流出漆黑的液体;到了秋冬,这些孔有的变成了洞,有的变成了凸起的瘤状病斑。“也就一两年吧,有些树枝就死了。”
  有问题的树慢慢变多,表现都一样,好像这种病会传染。
  今年4月15日,董师傅大概清点了完全枯死的山核桃树:55株。死去的树基本上都有热水瓶这么粗,而染病的小树更是多到点不过来。“这么大的树能产八九斤干子,50棵就是400斤。去年的收购价45元一斤,将近2万元就没有了。”
  全市:枯死果树3.7万株
  经济损失1000万元以上
  并不是每个山核桃种植户都和董涛这样损失严重,但像董师傅这样的情况并非个例。
  太阳镇武村算得上临安山核桃的主产大村。该村有山核桃上万亩。相关负责人说,村里不少山核桃都得了病,开始是零星的,后来却很快扩散,目前至少有五分之一以上山核桃林遭受不同程度的危害。林地一旦被感染,产量就会降低,病情越重减产越多。
  而龙岗镇林坑村,已经有上千亩山核桃绝收。
  在有“山核桃之乡”之称的临安岛石镇,16个村都种植山核桃,共有山核桃林12.8万亩,平均年产4000吨。镇农办副主任高卫龙介绍,目前发现有得病山核桃林6万亩。“大部分是病情较轻的,也有相对严重的。”
  “山核桃树所患病症,学名叫‘干腐病’,会导致树势衰弱甚至枯枝枯树,并进一步影响产量。”临安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去年底的一次专项调查显示,临安山核桃干腐病发病率不低,中度危害的有8万亩,占山核桃林总面积16.7%;重度危害的有2万亩,累计枯死山核桃达3.7万株。
  如果把这组数据换算成市场收购价:3.7万株树约产干子25万斤,以40元/斤算,临安已经损失1000万元。
  干腐病早已有之
  为何今年集中暴发
  干腐病并不是最近才有,有资料显示,上世纪90年代开始它就已经出现在临安。干腐病也不是临安独有的,目前安徽多地、淳安、桐庐的山核桃产区,都有面积不小的山核桃树中招。
  “但该病发生流行是最近几年,而且其危害越来越重。”浙江农林大学专家介绍,山核桃干腐病由真菌感染引起,发病始于树干的近地部位,逐渐向中上部蔓延,并可导致山核桃整树枯死。
  这位专家认为,近几年干腐病暴发有三个方面的原因:
  第一,2013年持续极端高温干旱天气导致树木抗病力差;
  第二,大量使用的草甘膦等除草剂灼伤树体,为病原菌侵入创造条件;
  第三,种植户大量使用化肥破坏土壤结构,土壤酸化又会使树木长势衰弱,容易引发病害。
  更为关键的是:为了追求经济利益,纯山核桃林的面积正在扩容和压倒性生长。种植户希望山核桃树越多越好,越密越好,争夺养分的杂树杂草越少越好,但它们恰恰能保持土壤酸碱度,制衡病菌——干腐病的暴发,似乎很难单纯怪到病原菌头上。
  从村长到市长
  临安全市阻击干腐病
  山核桃是临安农村的支柱产业,年产值达7亿元,品牌价值13亿元,是临安西部地区4万多户农户、15万林农增收致富的“摇钱树”。
  面对干腐病的蔓延,一场山核桃树全民保卫战在临安打响。
  3月11日,山核桃之乡岛石镇召开“干腐病综合防治工作大会”;14日,临安林业局综合防治攻坚办公室成立;23日,干腐病防治进行全市动员;4月7日,临安市主要负责人到病害现场调研并召开专家组座谈会;4月15日,听取八乡镇工作进度……
  一刻都不能等!干腐病会随风雨在林间传播,现在正是关键的“窗口期”——四五两月,是病原体分生孢子释放最多的时期。“治疗黄金期就是当下的2个月。雄花刚完,雌花未开,到9月开杆还有好几个月,所以不会对山核桃品质、安全造成影响。”浙江农林大学一位专家说,目前干腐病多出现在平地种植的中幼林,对今年产量还不会造成严重影响。“但如果后续防治不力,后果可能十分严重。”
  临安制定了“山核桃干腐病防治三年行动计划”,5条措施平行推进:病枯枝清理、林种改造、测土配方施肥、生态化经营、统防统治。
  从村长到市长,临安可以说全员投入了这场防治干腐病的战役。他们预计投入资金1.8亿元,用3年时间使干腐病得到有效控制。临安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目前市林业部门已完成全市8个山核桃产区街镇40多个村的干腐病综合防治技术培训,发放技术小册子1.5万册,技术光盘1000张。未来几年,计划建设22个防治示范基地,让林农看有现场,学有样板。“力争到2017年底,现防现治技术应用覆盖面积达100%,干腐病危害趋势明显减缓。到2018年底,山核桃干腐病得到持续有效控制,基本实现有‘病’不成灾。”
  行走在正在开展防治的山核桃林间,钱报记者看到,农户们在技术人员指导下,凿破树干上的病斑,然后涂上药水;忍痛锯掉已经碗口粗的枝桠,以降低山核桃林的密度,降低疾病传播几率……临安山核桃,正在“刮骨疗伤。”